kj4399.om当前位置:主页 > kj4399.om >

通过信息化提升我国政府采购的核心竞争力www.

发表时间: 2019-11-07

  我国的政府采购信息化道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各自为政,必须在高标准、智能化基础上实现全国上下的统一规划建设。展望未来,倘若能将信息化建设当作政府采购的“杀手锏”甚至是“独门绝技”,就能在GPA谈判中抢占先机,并进一步促进政府采购规模的扩张。

  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尽力奉行政府采购信息化的透明理念,www.5678088.com!但实践的结果却似乎总是与制度设计者们的初衷相去甚远,甚至还有负于民众的热切期待。一方面,我国的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的确确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巨大成就;另一方面,却因为种种先天缺陷,合法不合理或者是合理不合法的问题比比皆是,让人难以乐观。

  当前我国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显然出现了无序局面,各自为政、各自为战的现象愈演愈烈,重复建设、盲目建设层出不穷。各省市监管部门痴迷于自立门户开发所谓的信息公告媒体,各地方集采机构沉迷于另起炉灶研发所谓的招标采购系统,甚至某些部门集采机构也热衷于开设独立的采购门户网站。从中央到县市各级几乎都有自己独立的信息发布媒体,从监管操作也无一例外都有自己独立的交易平台。一个有意参加政府采购招投标活动的潜在供应商,为了获取一条可靠而有用的采购信息,必须天天指定专人去逐一检索各省、市、县的信息网站,倘有疏漏则会贻误商机。

  再者,有的地方已经实现了招标评标电子化,而大部分的地方则仍然沿用手工开标评标方式,适应这种差异对于供应商或者评审专家无疑都是巨大挑战。更有甚者,某些不良供应商正是借着政府采购信息化这种看似“天网恢恢”其实“疏而有漏”的缺陷,到处招摇撞骗却依然可以逍遥法外。

  令人堪忧的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局面,不仅带来了人力财力物力的巨大浪费,更造成了政府采购的信息不畅甚至是法治障碍。这种政出多门的无序局面如不及时制止将贻害无穷,这种各行其是的地方保护如不及时遏止将后患无穷。现在,我们不仅要面对依法采购的严格要求,更要应对GPA谈判的严峻挑战。凡政府采购界的有识之士,皆应以匹夫有责之勇气和智慧,皆应以拨乱反正之胆识和谋略,将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问题摆上重要的议事日程,真正走上由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的良性轨道。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是个系统工程,绝不只是个简单的信息公告媒体或者评审软件系统,更不可能单凭满腔热忱就能一蹴而就。十年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弯路和曲折,正足以为未来公开透明的阳光工程提供经验和借鉴。笔者以为,倘能实现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十个统一”,不但可以将阳光正义之“明镜”高悬于政府采购当事人的头顶之上,而且还有助于提升政府采购的服务形象和效率,还可以拓展政府采购的政策功能和效应。

  鉴于目前比较混乱的重复建设、多头开发的问题,笔者认为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应当分远景目标和近期目标二步走。财政部作为法定主管机关,应当尽快出台全国统一的建设规划纲要,有步骤分计划地由全省统一建网过渡到全国性的统一平台,真正实现高效透明、快捷安全的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理念。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远景目标是:按照“以中央财政为龙头,地方监管为枢纽,省市集采为骨干,县区采购为基础,部门采购为补充”的远景目标,在整合全国信息资源上下功夫,在疏通各级网络媒体上做文章,在规范监管操作流程上出精品,在扩展政策服务功能上求实效。要通过重组各省市站、培训政府采购信息人才、启动远程招标投标系统,真正建成集依法监管和规范操作为一体的全国统一的政府采购信息网络,努力开创诚信采购、和谐采购、廉洁采购、平安采购的全国统一的政府采购信息化新局面。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近期目标是,数读招行年报:信用卡业务半年交易额204万,坚持“寓监管于操作,寓合法于合理”的建设理念,以全国财政系统“金财工程”为电子平台,整合部门预算、政府采购和国库支付“三驾马车”的管理流程,实现省内采购信息的统一发布和统一管理,确保资源共享和信息透明度最大化,为建立以省为单位的统一开放、透明规范、竞争有序的区域性政府采购市场奠定基础。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工程的远景目标是要构建一个全国统一的信息管理平台,而近期目标则是要建立一个全省统一的政府采购信息网络。无论是全国平台还是全省网络,首先要按照“全省统一、逐步并网、安全链接、资源共享”的建设原则,由省级财政部门会同政府采购监管和执行机构共同建设,充分利用“金财工程”的有利平台,实行市县分级维护与分工管理相结合,做到管采信息互联与资源共享相结合,切忌再出现市县各自为政、管采各行其是的多头开发、重复建设的无序局面。

  毋庸置疑,我国的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至今尚未形成统一的建设标准和统一的管理规范,各省市之间包括省内市县之间的信息系统几乎很难形成相应的技术兼容,这导致了信息资源不能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价值。由此,全国各地五花八门的站也几乎变成了“信息孤岛”,不仅不能充分吸引全国各地的潜在供应商获取投标信息,还造成了人力物力财力的严重浪费。更为严重的是,无意识地形成的信息壁垒和信息屏障,客观上给公开透明的政府采购蒙上了一定的阴影。

  全国财政系统“金财工程”成功开发和良性运用的实践表明,统一技术标准是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基本前提。现在迫在眉睫的工作是在现有“金财工程”信息系统的技术标准体系上,根据政府采购的活动特性去完善相关的数据标准、接口标准、代码体系、技术规范和项目管理规范。要在省市一级范围内研究如何建立统一规范的技术平台和数据交换平台,尤其是要在健全硬件网络技术规范和数据安全保障体系方面,由财政部统一加以明确,先行实现省级范围内从采购预算编制到采购计划下达、从招标文件制作到评审现场管理、手机最快现场报马网网站广州市平安保险从合同签订到资金支付的全方位、全口径的电子化采购流程。一旦时机成熟,财政部即可在全国范围内按统一标准建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政府采购网,真正实现资源共享,正如“金财工程”一样上下一网,全国联动。

  随着依法采购工作的不断推进,政府采购的方式方法也会与时俱进。定点采购、协议供货和网上采购等采购方式,因为便捷高效而得以普遍推广运用,有的地方已经拓展了全省联动或是区域联动,体现了政府采购的规模效应。基于采购信息资源的共享互通,建立能够满足协议供货或网上采购所需的统一交易平台,为供应商提供更多、更充分的公平竞争机会,使采购人能够自主、快捷地享受“质优价廉”的公共产品和优质服务,让集采机构更加有效地节约采购成本,以发挥政府集中采购的规模效应,增强政府采购的竞争优势。现在,因为全国没有形成统一而有影响力的采购交易平台,各地只能自主研发一些适合当地情形的交易平台,这种局面对供应商是个非常大的不便利。

  政府采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与世界杯有点异曲同工的味道。集采机构只是一个“世界杯”的承办者,在招标与投标的平台上采购人与供应商就是双方竞赛的运动员,而评审专家才是实实在在的主宰生杀大权的裁判员。英国和德国八分之一决赛时那个“地球人都看清了”的漂亮进球,恰恰被当场主裁视而不见,而这起冤案注定要被载入世界杯的笑话史册。政府采购又何尝不是如此?个别专家不负责任的评审,往往就导致了供应商和采购人的不满情绪。由此,那些“雪花”一般的质疑投诉文件,铺天盖地地“倾泻”在了集采机构的头上。甚至一向威严的监管部门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庭应对被起诉。

  虽然,秉公执法的监管部门都建立了数目庞大的专家管理库;虽然,持中守正的集采机构也都是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使用评审专家的,但仍有少数的采购项目不尽如人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现有专家库的地域性、广泛性和专业性受到了一定的限制,而专家库的建立恰恰就是画地为牢的结果。专家作为政府采购重要的当事人之一,其评审质量真的是至关重要,而专家库的建立又是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工程的重中之重。笔者以为,政府采购评审专家软件系统应当以方便管理、灵活使用为核心,以提高项目评审质量为目的,起码是在一个省市的范围内集专家的资格管理、抽取使用、行为考核和查询统计等多项功能于一体,且是一个随时都能升级换代的统一的专家管理软件系统。重点是要解决只进不出的问题,也就是要真正实现评审专家的闭合管理,切实做到优胜劣汰和资源共享。如能实现异地抽取功能,就可以满足县市区域专家数量不足的问题。建设全省乃至全国统一的专家评审系统,应当是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近期目标之一。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虽然起步较晚,但进展却出奇地神速。短短的十年时间,各级政府纷纷投资建立了自己的信息公告媒体,也研发了诸如招标、评标等许多独立的软件系统,为推进透明采购作出了巨大贡献。问题是,很多地方都是本着急功近利的原则,边开发边使用。虽然也重视了系统间的接口,却往往低估了系统接口的复杂性,甚至忽略了系统间交互的前瞻性,这导致了日后开发的新系统与之前使用的旧系统很难兼容对接,也很难满足采购业务的扩展需求。因此,在建设初期就要留有扩展接口,以方便日后系统升级、整合需要以及与其他应用软件及系统管理平台的数据交换。而这种系统的前瞻性和软件的实用性,恰恰是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技术标准之一。

  目前,我国在涉及技术标准、功能标准、监测标准等信息安全标准建设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的距离。如果将政府采购的信息安全比作一个木桶,那么,这个“木桶”究竟是由哪几块“木板”组成的?什么样的“木板”能打造政府采购信息的安全“木桶”?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因此,统一政府采购信息安全认证制度已刻不容缓。

  安全体系建设是政府采购信息一体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认为,政府采购信息安全体系应与软硬件系统同步规划、同步设计、同步建设。在建立健全政府采购安全管理体制的同时,重点加强技术安全体系的建设力度,在建立健全包括系统软硬件、数据库、系统应用等安全体系上下功夫,构建全国统一的数字认证(CA认证)制度,真正实现安全记录的完整性、访问审核的严格性,保证数据生成方便快捷、存储传输安全可靠。

  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中的安全问题尤为重要,它不仅仅涉及依法采购和公权透明的是非功过问题,更涉及国家机密和商业机密。所以,安全体系建设是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的重中之重。

  一个完善的政府采购信息化系统,应当是一条上下贯通、管采联动甚至是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现在的问题是,全国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几乎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字头”的监管系统。虽然,“财政部信息统计系统”已几经修改并投入使用,但实际执行的效果并不理想,尤其是管采之间的环节衔接总不顺畅,甚至出现了人机并行的尴尬局面。笔者认为,今后一段时间,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应当将“统一监管功能,实现预警纠错”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加以优化完善。作为法定主管机关的财政部门必须充分利用信息平台,全面实现全程监察与过程纠错相结合,数据传输与数据查询相结合,统计分析与绩效评估相结合,真正做到由程序当值裁决,由制度当家作主,避免人工操作甚至人为干预的行为发生。未来的政府采购监管,不再是靠几个人到采购现场的目测监督,而应启动电子化的远程遥控。更为重要的是,那种动态的预警纠错和实时的过程控制,唯有依托信息化手段才能实现统一高效的监管功能。

  在政府采购招标现场,全国各地从上到下几乎是一个模式:由监督部门和采购人派出的代表实施现场监督;工作人员忙碌着开启投标文件,接着就是唱标记录;专家评委集中阅读各种资料并对照评分办法进行打分;工作人员最后现场宣布采购结果。一切都是那么的认真而原始。只是一旦出现了质疑投诉,有关部门要采集现场的原始证据非常困难,甚至还给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钻了好多空子。笔者以为,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近期目标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要尽快建立完善的招投标现场监管系统,对开标、评标、定标等活动实行电子化的实时监控管理,将同步录音录像资料作为调查处理质疑投诉的原始法律证据;尤其是要重点监控评审现场,有效地阻止采购人代表的倾向性言行,及时制止评委会专家的诱导性言行,竭力遏止代理方人员的误导性言行,坚决做到评审人与采购人、投标人、代理人和监督人相互之间的“四不见面”或“四不接触”,要使采购现场变成一个透明的玻璃缸,要让所有的当事人变成鲜活的小金鱼,要将那透明玻璃缸中的小金鱼的每一个呼吸转身动作进行现场直播,保证采购活动的独立性、客观性、公正性和法律性,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过程监督和全方位监控。虽然,阳光采购的前行之路还很长,责任和压力也不小,但只要过了这座独木桥,就能赢得全社会和纳税人的掌声和笑声。

  政府采购要实现节约财政资金和党风廉政建设的法定目标,充分体现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功能效应,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统一采购数据的分析口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要实现采购结果的绩效评价。目前正在使用的数据分析系统,虽然已经具备了统计、分析模块等基本功能,但远远不能满足特定采购项目的非常规统计分析,尤其是不能满足采购活动中的被监管态势和采购过程中的被预警状况,这就造成了监管部门只能事后发现和处理问题的局面。还有一个问题是,现行的数据分析系统,不能按照制度设计的预期目标和监督管理的考核规则,来正确反映采购活动的实时和动态过程,尤其是不能实现对采购当事人违规违纪行为的数据进行统计评价,甚至不能进行横向对比和系统警告。

  笔者认为,统一数据口径是进行绩效评价的前提条件,而绩效评价首先必须统一数据口径。我们是否可以确定一个政府采购总额占财政支出总额的比例标准,或者确定一个全国政府采购绩效评价的预期指标,通过程序设计和模块功能自动实现定量统计与定性分析?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能够实现口径统一的绩效评价,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就能实现巨大的飞越甚至是制度性的革命。

  构建统一的诚信平台,是推进政府采购信息化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近几年来,少数当事人利用采购信息的不对称和诚信体系的不完善,公开挑衅甚至践踏诚信原则,或多或少地让政府采购蒙羞。笔者认为,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近期目标之一,就是要加大政府采购诚信体系的建设力度,建立全国性的政府采购当事人不良记录“网上档案馆”,建成全国性的政府采购联动制裁“网上曝光台”,让那些沾染“诚信污点”的违法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正做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当然,在我国政府采购信息化诚信平台统一建成之前,要让失信成为失信者的绊脚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也绝非“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现在的任务是,我们应该利用政府采购信息化建设这个平台,首先实现政府采购监管和执行环节的信息共享,而且是全国范围内的管采信息的共享共用,目的是要通过上下联动的方式,增大失信者的违法成本和失信额度,增强诚信采购的威慑力和约束力。